飛鹿言情小說網

凡仙記 3乞婆贈錦囊

小說:凡仙記  作者:陸子貴  回目錄  舉報
  初春,萬物復蘇源于春,大地又將一片生機勃勃,地上隨處可見積雪,又是一年好兆頭。漫長的冬日下來,每日以野物和野貨度過,啖得張輕云覺無味,不思飲食,欲得糧米須要銀兩,思了一刻,亦無計可施。

  玄寶忽然來一句道:“主人,吾去尋寶貝”。張輕云恍然,常言說靠山吃山,靠水吃水,如今乃亂世,草藥貧乏,曬干可去販賣得銀兩,用之賣糧米,三餐溫飽不成問題,思罷道:“玄寶,你帶我去採草藥,得銀兩給你買精米啖,可好”。玄寶沉思一刻,遂點頭應允。張輕云歡喜,遂拾了工具與玄寶進深山。

  一路而行,陽光照射不到的山上,積雪未融化,乃有一股涼意。遂至一處灌叢,玄寶指著枯騰。張輕云不疑,挖出仔細一看,橢圓形黑褐色,有些似何首烏,又不確定,乃問玄寶:“此乃何物”。玄寶道:“紫烏騰”。張輕云看的兩眼放光,直呼道:“此乃好寶貝”。還不忘夸獎玄寶兩句。玄寶聽之,更加得意。一刻后,遂又跑得無影無蹤。張輕云一路尋去半刻,仍不見它影,實為氣惱,猛然記起學之咒術,不妨將其法運用一番,是否靈驗。遂一邊念召喚之術,一邊掐手訣,咒畢。

  不越片刻,玄寶徒然出現,倒于地上。張輕云見之,捧腹大笑,召之即至,果然應驗。玄寶疑惑的看著主人,臉上顯現出震驚。張輕云笑畢,板起臉道:“玄寶,你何處去了,不知我找尋你,再敢亂跑,拔了你的皮”。玄寶委屈道:“主人,吾不敢了,吾亦未離遠,乃尋見一株帝木”。張輕云聽之,緩下臉色問道:“有何用處”。玄寶道:“帝木佩之除邪氣,亦可辟法器”。張輕云眼眸尤亮,道:“果真”。玄寶點頭道:“正是,不過主人,帝木乃一株幼苗,需百年才成材”。張輕云嘆,真是可惜,道:“如此便作罷,日后再取之”。玄寶不敢再離,緊跟著主人身旁。

  自早至日午,張輕云採得一兜草藥,遂下山了。那草藥隨處可見,不過亦是一些凡植,遇到一階靈植得看機緣。少時,回至冢中,見玄元兩眼發呆,不再修煉。張輕云自不管它,徑自煮野羹來填飽肚子,始終吃得無甚口欲。過午又出,自山上採草藥,真是一刻不停,思量著早日換銀兩買糧油米鹽來好過日,獨自生活,實乃苦疾。

  一連數日,自早出至午后歸,採得草藥回,又洗又曬一番,已攢下一堆堆。眼看堆積成角,不好再去掘了,只得先去販賣。遂與玄元商議,如何去,又去何處。玄元道:“不消急,雖邊城戰禍連連,不若翻山去另一個城賣之”。張輕云亦同意,片刻又道:“如此甚好,我這小腿小胳膊,翻山越嶺亦有難度”。玄元一思量,讓張輕云翻山步涉去,也覺有難度,如有什么代步就好了,又一沉思不言語。張輕云道:“罷了,路雖難行,只得慢慢走就是,反正不消急”。玄元亦無言。

  兩日后,張輕云與玄元玄寶一齊出發,真是翻山越嶺,行走一日,看天色已暮,只得尋一棵大樹,于周圍撒一些避蟲粉,再攀爬上樹要宿一宵。不久,天暮漸漸昏黑,深山里夜色迷離,各種嗦嗦之聲不絕。張輕云初時不敢睡著,至深更天捱不住就睡過去了,一夜無夢。

  次早,張輕云撐開眼,一時迷蒙,不知身在何方,等看清時,方記起在此宿了一宵。此時玄元和玄寶早已轉醒,玄寶不知何蹤。張輕云遂下樹,叫喚玄寶。不一時,玄寶回,稟道:“主人,吾剛去探路,前面有一池水,主人遂吾來”。張輕云只好遂它一齊去。

  行得半刻,只見是一汪池水,清澈見底。張輕云不敢喝之,擔憂水有污,只得採一些野菜梗嚼汁解渴。玄元與玄寶已修術,半月不饑亦不渴,等饑之時,啖食些野果野疏就可。歇了一刻,再次翻山過去,此是第三座山了。至午過了山,下到一個山谷。

  張輕云轉頭向山谷望去時,只見竄來幾頭野狼,高數丈,毛色各異,帶著殺氣騰騰,嚇得她僵住,移不動腳。野狼正面或側面瞪著她,露出齜鋒利的尖牙,兇光颼颼飛來,好似她已是一塊到嘴的肥肉。張輕云心里發怵,雙腳打顫,道:“玄元,玄寶怎么辦”。“有吾在,無須害怕”玄元安撫道。玄寶不敢作聲,它實力低微,即便上去也不敵野狼。

  下一刻,幾頭野狼呼地一下漸漸挨近,居高臨下,一副準備撲殺的架勢。這時,玄元快速出手,把不到數米的野狼打倒,又有一頭野狼沖將上來。張輕云緊張的提到嗓子眼,為玄元捏一把汗。不過一刻,幾頭野狼俱被玄元打倒于地,動彈不得。其中一頭野狼引頸長叫,聲震四野,顯然在召喚同伴。張輕云發急,道:“玄元,我們要盡快離開”。玄元一個回轉至張輕云的肩膀,促道:“走”。張輕云即飛快向前奔跑。

  不一會,又被野狼群包圍,張輕云不過五歲,哪里快得過野狼的速度。仔細一看,大約有三十多頭,目露幽幽的兇光,似乎要把她射成刺猬,這群野狼體現消瘦,顯然許久未進食。

  “完了”張輕云嘀咕一聲,心里發毛,害怕的打哆嗦。玄寶狡猾的早就躲入主人的衣襟里,不敢露頭。玄元看一圈,龜眼滴溜溜轉,乃是在思量如何對付,只它一個勉強能應對,如今要顧著張輕云,想要輕松離開有些難度。張輕云觀察一番,道:“玄元,俗話說擒賊先擒王,你必須以最快的速度擒住狼王,如此我們才能安全離開,不然我們必命喪于處”。玄元點頭,遂放開神識,果然有一頭白狼被擁簇在狼群中,遂以最快的速度飛盾過去,一把將白狼擒住。白狼毫無防備,瞬間被一只五色龜降住,動彈不得,廝吼一聲,即有幾頭灰狼沖將過來。玄元嘴里念咒,下一刻,即到張輕云身旁。

  張輕云見降住的是一頭白狼,渾身銀白的毛發,眼神發出白金光般的光亮,射散出一股兇傲之威,頓時心生喜意,道:“玄元,收白狼當坐騎可否”。玄元道:“吾正有此意,狼有靈性,不過乃凡獸,暫時當坐騎也可”。張輕云歡喜道:“如此,我們很快就會到達,日后不用辛苦跋涉了”。

  正說話間,見白狼跐溜一聲,欲逃離而去。玄元念一個咒語,喝道:“束”。白狼頓時倒地,一刻不得動彈,卻是被治得服服帖帖,眼神透著不情愿。張輕云看得羨慕不已。玄寶亦是兩眼崇拜。玄元道:“不必如此,那游道士贈你之冊,玄妙無窮,你好生學之”。張輕云應允,前番已應驗過,自知乃天書。

  自降服白狼王,張輕云騎其背上而去,確實輕松少許。至城腳下,張輕云不敢讓白狼王進城,憂引起恐慌,遂吩咐白狼王在此等候。出了山林,徒步二里到達城門。

  昊山城,距離邊城不過百里,此城十分繁華,一點看不出亂世,街上店鋪酒館林立,來往之人洛澤不絕,女子盡是尋常脂粉,無甚可看,男子平庸無奇。

  “請問大哥哥一下,藥鋪怎么走”張輕云遂問一個守城門的兵士。兵士見只是一個四五歲的女娃娃,遂道:“小姑娘,怎不見你家親屬”!張輕云懵,只是問個路,怎的問她親屬,眼睛轱轆轉動,一指不遠的一對夫婦,道:“吶,爹娘在前面”。兵士抬眼看去,果真有一對夫婦在等候,遂信了女娃娃,指了路道:“一直走三條街,左拐就到了”。張輕云忙道謝,不再逗留,怕兵士看出異樣。

  遂一路尋到藥鋪,店面不大,門口曬著草藥,張輕云于門口往里張望,見有三三兩兩的人走動。進去一看,有一排藥柜,上有小藥秤,一個梯子立墻,一側有火爐被擋住了,還有一排椅子,供病人等候。柜臺的店小二見來一個女娃,乃問:“小姑娘,你來此有甚事”?張輕云拖伐著一袋草藥進去,道:“小哥哥,醫館可收草藥”。店小二打量張輕云,問道:“你知甚是草藥”。張輕云點頭,道:“自知,爹娘有指教我”。店小二自思,想不到女娃娃如此聰慧,又不忍拂她之意,問:“你那是何藥”。張輕云暗喜,道:“小哥哥,你看”。說畢,把一布袋打開。店小二自柜臺出看,逐一查看之后,臉上盡顯驚訝,這女娃娃竟乃掘得如此好藥,乃問:“小姑娘,你這藥自何處得來”。張輕云裝作懵懂無知,道:“我家住山溝溝里,爹爹常常出入山林伐木,見藥就採回,因此攢下這藥”。店小二聽罷,道:“你爹娘何在”。張輕云道:“爹娘在前頭賣野果不趁手哩,遣我來賣草藥,也不知收否,幸得小哥哥收之,真是感激不盡”。小二哥聞言不疑,道:“這些草藥亦收,如你下次再有,可送來此處”。張輕云喜,沒想到真會收,連連點頭道:“好,一定再來”。

  少時,小二遂拿去過稱,又報字數,思她不懂,遂教她多念幾遍字數,叮囑回頭就與爹娘說。張輕云無奈,只一個勁點頭,賣得草藥得了十兩,歡喜不已。正欲出醫館,小二哥在后又是叮囑她勿露錢財。張輕云感嘆此乃好人,謝訖后遂出。

  至街上閑逛,賣脂粉、首飾、糧米,各種雜貨俱全。少刻,經過一家包子鋪,那香味絮絮飄,饞得張輕云直咽口水,只得頓足,正看之間,忽聽見“去、去”的趕聲,遂看去即是一個乞兒婆。

  “去,去,不要妨礙吾做生意”店老板正在催趕一乞兒婆。這乞兒婆滿臉污垢,衣衫襤褸,柱一根木棍,兩眼渾濁,直盯著蒸籠看。店老板見乞兒婆趕不走,拿了火鉗子來趕,不耐煩道:“快走,快走,真是晦氣”。

  張輕云見乞兒婆可憐,遂道:“老板,你怎能趕人走”。店老板道:“小姑娘,老朽這店只是小本生意,每日都有乞兒來討食,哪能負擔吶,老朽家有老母幼兒要養”。張輕云自知世道亂,生活不易,遂道:“老板,給我來十個包子”。老板“誒”一聲,遂包起十個包子。張輕云付了銅板,接過包子遂就遞與乞兒婆,道:“啊婆,給你,快吃罷”。乞兒婆欣喜的接過包子,嘴上連連感謝,遂把包子吃了。

  店老板見狀,贊道:“小姑娘真乃心善”。張輕云道:“大家生活不易,能幫則幫”。店老板不言語了,心中自思:哪個都不易,幫得一時,幫不了一世,不過這小姑娘倒是個妙人。

  張輕云見乞兒婆吃畢,遂扶乞兒婆至無人處,問道:“啊婆,你是何方人氏,如此壯年,為何不歸家耕種,卻要做乞婆”。乞兒婆道:“因逃離避禍,途中老母病故,只剩老婆子一人,又無可奈何,只得一路乞討”。

  張輕云聞言,起了惻隱之心,遂把身上得的銀兩全放乞兒婆手上,道:“啊婆,我只這一些銀兩,你先拿去買些糧米”。又自布包拿出一件半舊的外衣與乞兒婆,又道:“如今氣候還涼,這衣衫是我娘的舊衣,你披身上暖和暖和”。說畢,遂給乞兒婆披于身上,一點不嫌棄乞兒婆臟。

  乞兒婆見張輕云不棄,將一切看在眼里,眉眼帶笑,心中已對小女娃滿意,不愧是天道老兒選之人。這乞兒婆乃一天仙,適在紅塵中濟世,碰巧遇到張輕云,掐指一算,自知曉張輕云前后事,所以化作一個乞兒婆的樣子來試探張輕云品行。張輕云這次贈食,又將賣藥得之銀兩贈之,日后張輕云得乞兒婆所救,是以,一切因果,皆有定數。

  張輕云又再問:“啊婆,你可有住處,我送你回罷”。乞兒婆道:“老婆子乞討為生,四處為家”。張輕云聽之,心中惻然,道:“如此,啊婆如若不嫌棄,可去舍下與我作伴,不過路途稍遠”。乞兒婆搖頭道:“老婆子雖然老無所終,亦不思拖累人欠下因果,此錦囊贈與你,訖望收下”。話音剛落,拿一個錦囊贈與張輕云。

  張輕云接過錦囊,此囊似錦不是錦,不知其何錦。抬頭看時,那乞兒婆倏然不見了。話說乞兒婆行至無人處,搖身一變,換了一身行頭,遂往北門而去。

  飛盧小說網 b.faloo.com 歡迎廣大書友光臨閱讀,優質火爆的連載小說盡在飛盧小說網!,
上一章  回目錄  閱讀下一章
(按左右鍵翻頁)
凡仙記書評:
北京塞车pk10直播下载