飛鹿言情小說網

生死戀之為你落盡 第十七節悲情

  十二月初,黃宇睿要去醫院復查。張雨落和黃爸陪著他去。在門診掛了號,又去排隊看醫生。等到他們的時候,已經一個多小時了。醫生看了病歷,又開單子讓去抽血和拍片子,不過幾分鐘就完事了,所以看病就是排隊,還是排隊。等出來檢查完,一個上午就這樣過去了,報告要等幾天才能出來。

  這時,張雨落懷孕已經六個月,她一直沒有來檢查過。今天正好來了醫院,黃宇睿和黃爸又陪她去做孕婦產檢。又是等半天,等那女醫生摸了脈,又讓去她照肚子。張雨落不懂這些。黃宇睿就陪她進去,他和醫生在看顯示屏。張雨落不知道他們在看什么。等拿了報告,原來他們在看肚子里的寶寶。張雨落覺得很神奇,不過她只能看報告單上的影子。黃宇睿指著給她看,說:“寶寶情況良好,下個月你再過來產檢,你啊就是太瘦了,醫生說你要多吃些補品,如果你不吃飯,孩子就沒有營養,知道嗎”?然后他又去問女醫生,應該吃什么,注意什么。女醫生都跟黃宇睿說了,張雨落在旁邊聽著,覺得孕育一個寶寶真是很不容易。等他們出來醫院了,轉道去一趟超市。黃宇睿買了兩箱純牛奶和兩罐媽媽奶粉,還買了一箱雞蛋,還有其他豆類,全是給孕婦吃的喝的。張雨落看得都要暈,這是要把她養胖的節奏啊,看黃宇睿那么嚴肅,又認真的看日期配方,又問別人什么有機無機,她說不出話來,她覺得她的宇睿此刻很帥。最后買了一大堆的補品回家。

  回到家里,黃媽看到他們買了這么多東西,她是過來人,一看就是給兒媳補身體的,也沒有責怪,就問:“孩子怎么樣”。黃宇睿說:“孩子沒事,媽,以后多燉雞湯喝”。黃媽以為是兒子要喝,每隔兩日就燉雞湯。黃宇睿都喂給張雨落喝了。讓張雨落討厭上雞湯,喝得想吐,又腥又油膩。

  過了幾天,他們再去醫院拿檢查報告。又是一陣排隊,等候。等到醫生看了報告,說:“有擴散的可能,你們可以去做介入治療”。他們不懂什么是介入治療。黃爸就問:“醫生,介入治療怎么治,他這剛剛動過手術”。醫生耐心的說:“介入治療就是通過動脈沖刺,打入藥物,讓腫瘤達到壞死,抑制腫瘤再生長”。黃爸又問:“這個介入治療需要做幾次”。醫生說:“不好說,這要看病人的恢復情況”。那醫生沒有把話說明白,都是說得含含糊糊。他們著急得不行,又不知去那里問人。

  于是他們就先回家了。黃爸開始聯系熟悉的人。張雨落看著黃宇睿一直沉默不語,她又開始害怕,開始擔心了。晚上,張雨落都睡不著,開始失眠,怎么睡都睡不了。黃宇睿安慰她,說:“雨落,沒事的,你不要想太多”。張雨落怎么可能不想,他剛剛好些,又說什么有擴散的可能,她不懂,但是她明白,害怕他像醫生說的那樣,眼淚又下來了,抱住他哭了,說:“黃宇睿,我害怕,真的害怕”。黃宇睿給她擦淚,又細心哄著她,說:“張雨落真是愛哭貓,我沒事,這不不是好好的嘛,乖,不哭,對寶寶不好”。張雨落哭得更兇了,好久好久,她哭的累了。黃宇睿哄著她睡著了,看著她哭腫的眼睛,他眼淚就掉下來了,他的雨落這么脆弱,該拿她怎么辦好。

  第二天,張雨落眼睛紅腫紅腫的,黃爸和黃媽看到,黃媽還抹淚了。他們讓她不要想太多,對孩子不好。張雨落含糊的應了,她沒有胃口,不想吃。黃宇睿就哄著她吃。張雨落都不知道自己吃了什么,反正是食不知味。沒幾天,黃宇睿聯系上他同學,他有個同學正好是醫生。他同學又聯系了他的同學,那個同學也是個醫生,正好在放療科,讓他們直接去找他同學。

  第二天,他們就去放療科找人,正好這個唐醫生在當值。問候了后,唐醫生看過片子,也說要做介入治療,跟那醫生說的差不離。黃爸讓張雨落和黃宇睿去外面等,她知道黃爸想問什么,就陪著黃宇睿到外面去。好久之后,黃爸才出來,又拿了單子讓她去辦住院。張雨落看黃宇睿在,也不好問,就先去辦理住院。來到辦理窗口,又是一陣排隊,才辦了住院,站得她腳酸。

  等安排好病房,黃宇睿在病床歇息了,張雨落就悄悄叫了黃爸到外面去。黃爸嘆氣,說:“雨落啊,宇睿情況不太樂觀,醫生也說實話了,就算做介入治療了,后期出現的各種并發癥,或者擴散,也是無能為力”。張雨落頓時眼淚下來了。黃爸也跟著抹淚,安撫說:“你還有孩子,別想太多了,宇睿已經這樣了,就當是他的命”。說完唉聲嘆氣,到外面抽煙去了,黃爸以前極少抽煙,心里的難受不比她少。張雨落跑到頂樓上面去哭了,她撫著她的肚子,哭她的宇睿怎么辦,她的孩子怎么辦,她拿什么拯救她的愛人,真的好似一場夢!她寧愿不要醒來,永遠相伴著她的宇睿。

  好久好久,張雨落準備回去,就看到黃宇睿在她身后,不知道他來了多久,他的臉龐早已濕了淚水。黃宇睿過來把她抱住,說:“張雨落,對不起,是我拖累了你”。張雨落聽了就兇他,說:“不準說這樣的話,只要你好好的我就好”。黃宇睿點頭說:“好,我的雨落很勇敢”。張雨落很認真很認真的說:“黃宇睿,你聽好了,君生我生,君亡我終”。黃宇睿淚流滿面,說:“張雨落是傻瓜,不許如此想,我們還有孩子,張雨落,你要把他教育成人,告訴他,他爸爸不是個好爸爸,不能陪伴在他身邊,看著他長大,張雨落,答應我,可好”。張雨落沒有回答。黃宇睿說:“我的雨落不出聲,就當答應了”。張雨落噗嘰一下笑了,說:“那有人這么賴皮的”。黃宇睿抱住她,說:“我的雨落終于笑了”。張雨落撫著他的臉,給他擦淚,他最近因為生病,整個人都消瘦不少,心疼的說:

  “老公,你要多多吃飯,好不好”。黃宇睿笑說:“好,老婆,你再叫一聲老公”。張雨落笑了說:“老公公”。黃宇睿說:“張雨落是老婆婆,黃宇睿是老公公”。張雨落笑了。黃宇睿牽了她回病房,說:“雨落,你不要亂跑,當心孩子”。張雨落點頭,她哪里都不會去,她要時時刻刻看著黃宇睿才能放心。

  病房里,黃宇睿的病床在中間,靠門口是一個老太太,靠窗是一個老大叔。張雨落晚上沒有回去。張爸也沒有回。這邊不像住院部的大樓干凈整潔。這邊的大樓多數是來放療或者化療的病人,什么樣的人都有,床鋪也很緊張,病房床鋪住滿了,走廊上也到處有床鋪。因他們是有認識的醫生,所以才能占到床鋪,不然也是和別人一樣住走廊。而這邊管得也不嚴格。到了晚上,有租的小床,十塊錢一晚,到早上就要收回去。張雨落看走廊也有人鋪地板睡地上,自己帶被子過來鋪開就睡。黃爸下午時就回家拿來了兩床被子,晚上他們也租了兩個小床。張雨落靠著黃宇睿的病床睡,因小床實在小,不好翻身,還好醫院里有暖氣,不怎么冷,到外面就冷了。黃宇睿怕張雨落睡不慣,晚上著涼,就說:“雨落,你上來和我一起睡吧”。張雨落沒有矜持,因肚子大了,只能側身睡。第二天,張雨落早早起來,打水回來梳洗。黃宇睿說:“能天天抱著雨落,我很幸福”。張雨落笑了說:“好,等你病好了,以后天天讓你抱”。

  過了三天,輪到黃宇睿去做介入手術了。張雨落和黃爸推著他過去另外一棟樓。到了手術室門口,張雨落握住他的手,說:“宇睿,不要害怕,我和寶寶在外面等你,你也不要怕痛,要勇敢”。黃宇睿說:“好,你不要擔心,等我出來”。沒多久,黃宇睿就被護工推進去做介入治療了。等了兩個多小時才出來。回到病房,黃宇睿還沒有醒。張雨落摸摸他,額頭都是汗,還有衣服也汗濕了,喊來黃爸幫黃宇睿把衣服換了,她拿去洗了掛外面小陽臺晾干。過了有一個多小時,黃宇睿才醒,說:“老婆,很痛”。張雨落撫著他額頭,說:“一會就不痛了,我的宇睿很堅強很勇敢的,看,我也不痛”。她露手臂出來,掐自己一把給他看。黃宇睿笑了說:“張雨落是傻瓜,痛不痛”。張雨落強忍著說:“不痛”。黃宇睿笑說:“張雨落最怕痛了”。張雨落皺著臉說:“老公,真的很痛”。黃宇睿呵呵的笑了。她陪著他說話,逗他開心,讓他忘記疼痛。

  到了半夜,黃宇睿開始發高燒,護士拿了冰袋捂著降溫,可高燒一直不退,體溫高得她都覺得燙,還不停的出汗。張雨落和黃爸著急得不行。黃爸忙去通知了值班醫生。醫生過來看了后,又去拿來退燒貼,說現在正是藥效起作用,發燒很正常,又囑咐說可以用冰袋降溫就又去看別的病人去了。張雨落心疼得不行,用冰袋又用濕毛巾給他降溫,再不降溫估計腦袋都能燒壞。躺病床上的黃宇睿斷斷續續的說老雨落,我很痛之類的話。張雨落一直安撫他,說不痛不痛的話,還說你要是真痛,抓著我的手。大半夜張雨落又是用毛巾給黃宇睿擦汗,又是用冰袋給他降溫,一整晚都沒有睡,累得不行。

  到天亮了以后,黃宇睿才退燒。張雨落哄他一會,他就睡著了,他的手還抓著她不放。張雨落也累的不行,她也累得趴在床邊睡著了,等她迷迷糊糊醒了,見有專家主任來查房了,看到她就和黃爸說:“放療科都是后期治療的病人,孕婦最好不要呆在這里”。黃爸點點頭說:“誒,醫生,我知道了,一會我就讓她回家”。等專家主任查房走了,黃爸就說:“雨落,你也聽到醫生說了,你不要呆醫院了,早點打出租車回家啊”。張雨落搖頭,說:“爸,我哪里都不去,我要看著宇睿”。黃爸嘆氣說:“你這是何苦,你不顧自己,也要顧著孩子,這里有爸看著,你放心回家啊”。張雨落說:“爸,我不怕,我會照顧好自己的,你不要擔心”。黃爸拿她沒辦法,等黃宇睿醒了,就跟兒子說:“宇睿啊,剛醫生說孕婦不能呆這里,你好好勸雨落回家去啊”。黃宇睿點頭,說:“爸,我知道了”。轉頭就跟她說:“雨落,聽話,你今天早點回家好好休息”。張雨落搖頭說:“我不回,我要看著你,我看不到你,我睡不好吃不好,回家也沒有用”。黃宇睿哄了她說:“雨落,乖,要聽話啊,回家等我就好,醫生都說了,孕婦不能待這里,我會好好的出院,回家讓你看啊”。張雨落還是不肯點頭。黃宇睿就生氣了,不理她,也不跟她說話。張雨落覺得委屈,眼淚就下來了。黃宇睿也不安慰她。張雨落覺得更加委屈,就跑了出去,到醫院花園的涼亭坐著哭,甚至坐到中午也沒有回去,反正沒什么胃口,就一直呆呆的坐到下午。

  下午四點多,張雨落就準備回放療科,就看到他出來了。黃宇睿看到她,抱著她哭了,身體還微微發抖。張雨落等他不哭了,給他擦淚,就兇他,說:“黃宇睿,你不要命了嗎,你怎么能跑出來,快給我回去躺著”。黃宇睿說:“老婆,我以為你不見了,爸出來找,也找不到你,打電話給媽,媽說你也沒有回家,我著急又擔心你,就自己出來找你了”。張雨落聽了眼淚跟著下來,她責怪自己不懂事,他還很虛弱,大腿上有針管子,居然還出來找她,心疼的說:“黃宇睿是笨蛋”。黃宇睿說:“老婆,你不要突然不見,我會擔心”。張雨落點頭說:“好”。然后她扶著他慢慢走回去。

  回到病房,黃爸看到他們回來了,也沒有責怪,說:“雨落,你晚上不要在醫院睡回家去”。張雨落終于點頭了,說:“爸,我知道了”。黃宇睿看她肯回家,看著她就笑了,說:“我的雨落最勇敢了”。張雨落笑說:“嗯,晚上我回家睡,白天我要過來看著你,你不答應,我就不回家”。黃宇睿笑了,說:“好,張雨落真是一刻都離不開黃宇睿啊”。張雨落笑說:“是啊,所以你要好好的,我就好好的,知道嗎”?黃宇睿點頭說:“我們會好好的,你也要好好的”。張雨落噗嘰笑了。到六點左右,黃宇睿就讓她早早回家了。張雨落也不想惹他不高興,打出租車回城西的家了。第二天,張落又照樣搭公交車去醫院。白天她陪著他,晚上她才回家。

  這次黃宇睿住院,有大半個月,在醫院居然遇到表嫂來化療,表嫂得了乳腺癌,做了手術切除。她已經做了幾次化療,頭發都沒有了,不過她看起來恢復得挺好。表嫂說剛剛開始也有擴散,之后就去看老中醫,開中藥喝了一段時間又沒有擴散了,之后也是天天喝中藥。張雨落就問表嫂要了老中醫的地址。表嫂說了地址,她記下了回頭跟黃爸商量,說要去開中藥給黃宇睿喝。黃爸覺得也行,喝一段時間看看情況,畢竟西藥只治標不治本。

  終于又出院回家了。張雨落馬不停蹄的就去找老中醫了,是一個退休了的老醫生,在自己家里開診,也有很多人來找他看病。她跟老中醫將情況說了后,又給他看病歷,說:“老醫生,我家宇睿的情況就是這樣”。老中醫說:“沒有看到病人,不好開處方,你下次要帶病人過來”。張雨落保住的說:“好,下次一定帶來,那你先開些中藥讓我帶回去熬給他喝”。老中醫開了幾副藥。張雨落拿著處方去指定的藥店,中醫還真貴,這么幾副藥要幾百塊錢,她也沒有多計較,只要黃宇睿能好就行。

  回了家,張雨落又立即熬中藥給他喝。黃宇睿喝了說:“老婆,藥好苦”。張雨落塞梅子進他嘴里,哄著他說:“良藥苦口嘛,喝了身體就好了”。之后,張雨落天天熬藥讓黃宇睿喝。還帶黃宇睿過去看老中醫。老中醫沒有當著他的面說。等黃宇睿出去了,老中醫嘆氣說:“已經是晚期了,如果是早期,還有些希望,現在喝中藥也沒有什么作用”。張雨落不信,非要老中醫開處方。老中醫看她這么執著,也給開了處方。黃爸沒有吭聲。

  回家了,黃宇睿問她是不是喝中藥也不管用。張雨落哄著他說:“怎么會不管用,你才剛剛喝幾副藥,那里能看得出效果,要喝一段時間才行,不要擔心”。黃宇睿點頭,其實他心里什么都明白。張雨落看他這樣,心里更加難受,眼淚就想下來,強忍著不讓他看到。之后,張雨落聽之前的同事說多吃豆能防癌,她又去買回一堆的豆子,還買個料理機回來,磨豆糊給黃宇睿喝。她一個同學說吃甘蔗能解毒。她又去買甘蔗回來榨汁。黃宇睿笑了,說:“我的雨落是世界上對我最好的人,沒有雨落,我該怎么辦”。張雨落親親他,說:“張雨落更加不能沒有黃宇睿,你要好好吃飯,好好喝藥,好好睡覺”。黃宇睿說:“好”。摸著她的肚子又說:“我的雨落辛苦了”。

  這時已經是年底十二月份了,下個月,他又要去做介入治療。張雨落已經懷孕七個月,肚子很大了,黃爸和黃媽和他都不讓她去醫院了。黃爸叫了黃宇新回來去醫院陪護。等到他們去醫院了。張雨落一天打幾次打電話給黃宇睿,晚上又開始失眠,開始做惡夢,總是夢見黃宇睿不見了。黃宇睿在時,黃宇睿是她全世界,黃宇睿不在時,全世界是黃宇睿。

  飛盧小說網 b.faloo.com 歡迎廣大書友光臨閱讀,優質火爆的連載小說盡在飛盧小說網!,
上一章  回目錄  閱讀下一章
(按左右鍵翻頁)
生死戀之為你落盡書評:
北京塞车pk10直播下载